欢迎光临网站推广排名网站专注于为中小企业提供全网络营销推广服务的网站推广公司。

网站推广排名平台

专注于品牌网站建设营销推广领域多年,拥有丰富推广经验。

撕下成年人体面的优衣库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1-03      浏览量:0
1949年出生的柳井正做梦也没有

1949年出生的柳井正做梦也没有想到,70岁时,他爸爸当年开的一个小商店会让东方之都陷入痴狂。

其实,此次疯抢优衣库事件折射出的不是消费者观念的疯狂,而是这家日本企业长期经营的优秀。

一、全民疯抢Uniqlo T shirt X KAWS

三里屯试衣间事件四年之后,“疯抢KAWS”让优衣库又一次被动霸屏。上海团市委官微发话:为一件网红就不顾一切?

“在我印象里,跟这次场面同样火爆,一次是14年第一次LINE合作款上市的时候,另一次是15年10月和爱马仕前设计总监第一次推出合作款的时候。如果再加一次是16年第一次KAWS合作系列推出的时候。” 优衣库员工说。

这种火爆场面即使是内部员工也是难得一见。

KAWS与优衣库渊源颇深,优衣库设计总监NIGO与KAWS已相识二十多年,对于 KAWS 的艺术才华十分认可,是一名骨灰级的 KAWS 收藏家。他们从2016年开始合作至今已推出了六季的联名款。2016年KAWS和优衣库第一次联名,开售一周就卖出了50万件,最终销量近百万件的成绩。

香港苏富比2019春拍上,KAWS的作品《THE KAWS ALBUM》以1亿港币落槌,连同佣金逾1.15亿港币成交。

根据artprice统计,2018年拍卖市场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KAWS所有作品的拍卖总成交金额近3400万美金。平均单件价格从2017年的4.2万美金上升到了2018年的8.2万美金

KAWS 以往的合作品牌和艺术作品,发现一个字就可以形容:贵。

比如去年 KAWS 跟 Dior 合作的玩偶官方售价 5 万元(据说被炒到了 16 万元),联名T恤 4200 元…… 再比如跟 Air Jordan 合作的球鞋已经从售价 2400 炒到了 1.6 万多,跟 Bape 联名的一组玩偶炒到了 2 万多,甚至跟 Vans 合作的滑板鞋也抄到了近一万。

在这样的基础上,优衣库 X KAWS 的T恤仅售 99 元,"99元就能把价值千万的艺术穿回家”,大受欢迎好像很容易理解了。

KAWS原品牌的产品价值不菲,和DIOR的联名款T恤,折扣后也将近400欧。明星们争相上身带货,而在优衣库,99块就可以轻松拥有,对粉丝而言吸引力很强。

二、日本首富柳井正

我们都以为日本首富是投资阿里巴巴的孙正义,其实并不是。

2019年日本首富是迅销集团的主人柳井正,他也是软银控股公司独立董事。优衣库则隶属于日本迅销集团(FastRetailing)。

从风格上看,这个身高只有155CM的小个男人——柳井正并不是一个很潮的男人,也与时尚毫不搭界。

柳井正出生“服装世家”,柳井家族中,他的不少亲戚都在九州岛或者山口县经营服装店。他的父亲柳井等,小学毕业后,就没有再继续上学,开始跟随伯父做服装生意,1949年,柳井正出生那一年,开了一家男装店。

即使是父亲的店经营了十几年之后,也只是在山口县有一定的名气,一家名副其实的小店,只有六名员工。

作为独子,父亲送他上名校。在大学期间柳井正读的是名校早稻田大学的政治学院,一所培养日本“社会精英”的高校。但是,毕业三个月之后,他仍是无业游民。

他并不是没有投过简历,考虑到家庭因素,著名的几大商社考虑像他这样有经营生意背景的,早晚要回去接受父亲的生意,日本企业不愿意花时间精力培养,无一例外的都拒绝了他。

在东京晃荡了一段时间,23岁的柳井正无奈之下,还是回到小县城继承父亲家业,干起了西装零售。

两年后,1984年柳井正自立门户,在广岛县开设第一家优衣库门店,以经营男装为主。因此迅销集团前身为一家男士西装公司。

此后柳井正就任社长,小乡镇的家族门店蜕变成了优衣库。历经三十五年,从一个只有几个人的小门面到一年千亿销售额的全球零售业巨头。

以2004年和2010年为界,将迅销集团(优衣库)发展史粗略划分为三阶段:大致经历了以单品牌本土市场为主到主品牌全球化布局、积极培育后备品牌的扩张路径。

2019年发布上半年财报中,优衣库营业额12,676亿日元(日本的财年是每年的4月份),海外业务业务表现强劲上半年销售收入为5,800亿日元。至2005年起,在本土市场增长空间逐渐减小下,品牌渠道的增长主要来自国际扩张。

按地区划分,特别是在中国大陆继续保持强势,大中华区整体实现了两位数的销售额和利润增长。 截至2017年,优衣库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达1.27%,排名仅次于绫致时装(2.18%)和海澜集团(1.82%),位居中国第三。

柳井正说:“优衣库的成功一半依靠中国人”。除了是优衣库最大的海外市场,中国还担负优衣库80%的生产任务,每年有接近6亿件产品产自中国,超过80万中国人在为优衣库努力工作。

三、

力压爱马仕的优衣库

与 H&M,Zara,Gap 并列为四大快时尚品牌的优衣库,被吐槽最没有设计感,却凭着这些几乎毫无特色的基本款,在中国年轻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

你眼中的毫无特色,背后其实从颜色、面料、版型、搭配、技术含量、成本、定价、营销手段等等,所有元素全部经过了精心设计。

“物美价廉”这样一个反复被追求的概念在这个年代变得可感可知。很多卖衣服的,但只有他卖出了优衣库,卖成了日本首富。

咖啡里的星巴克,服装里的优衣库。你不期待它会有多好,但你知道它最差会差到哪里去。这就是一个大众品牌能给人的安全感所在。

优衣库品牌的品牌价值甚至超越爱马仕,位居第七。

2005年,优衣库本土市场增长空间逐渐减小下,业绩增长遭遇瓶颈期。品牌开始向国际扩张。2018年,优衣库开拓20个海外市场,海外门店数1241家。

海外扩张为优衣库贡献了宝贵的成长空间,先后在美国、伦敦、巴黎豪华时尚地段建立全球旗舰店,海外旗舰店带来的声望为优衣库带来了巨大的品牌增值,它成为了一个全球品牌的时尚公司。

1995年,柳井正才推出第一款自有品牌产品。优衣库的门店大多位于租金低廉的郊区,那时优衣库并非什么具有渴望度的品牌,不过是郊区打折卖便宜衣服的商店。

1998年在时髦的东京原宿开出三层楼高的门店,推出的摇粒绒获得了巨大成功,正是这件外套帮助Uniqlo形象从“价廉质劣”转为“价廉物美”。

摇粒绒这种纺织面料在当时被美国垄断,进口成本很高,因此限制了它只能用于高端服装品牌。优衣库经过开发,降低了成本,以1900日元的超低价,创造了2600万件的年销量,一跃成为日本最大的服装制造商。

尝到了因为面料而带来的甜头,自此优衣库在面料的使用和研发上不断创新。董事长柳井正把优衣库定义为技术公司,他们不断开发新的面料比如说摇粒绒、AIRism、heattech、轻羽绒等。

“HEAT TECH”是优衣库的特色之一,截止2017年,迅销集团宣布,发热内衣“HEAT TECH”系列的销售总量预计会突破10亿件。 以99元的平均单价,单这一款产品就为优衣库创造了100亿的销售贡献额。

SPA,是一种商业模式,全称是Specialty Store Retailer of Apparel。

中文译名“自主品牌专业零售商经营模式”,就是企业全程参与商品(设计)企划、生产、物流、销售等产业环节的一体化商业模式,是一种供应链思想。核心在于“全程参与”而不是“全部拥有”。

这个模式并不新鲜,也不是优衣库首创。由美国服装巨头GAP公司从快速消费品行业的经营模式中提炼出来的,1986年,GAP将其命名为SPA模式。服装行业四巨头ZARA、GAP、H&M、优衣库都是“SPA模式“。

SPA模式做到极致的快时尚巨头ZARA,从染印、面料、缝制到设计、店铺终端、物流等全方位整合控制,缩短了服装生产及销售的全部周期,产品从规划设计到店铺销售统服装企业这个周期至少要6-9个月,而 ZARA是12天,与之同水平的优衣库是13天。

1995年,柳井正将公司重新命名为“迅销”,表达他要比其它公司更快回应消费者。但要传统经销商想转型成SPA(“自有品牌服饰专营商店”)并不容易,在将舶来的SPA模式嫁接到日本市场的过程,优衣库出现了业绩下滑的迹象,柳井正不得不马上关闭三条新自营产品线。

柳井正创造性地提出了“ABC改革”,即“All、Better、Change”。“ ABC”改革的核心理念是“生产的商品如何卖出去不是考虑的焦点,真正值得关注的焦点是如何快速确定畅销的产品,并针对畅销产品进行生产”。 这次改革之后,SPA模式算是彻底在优衣库生了根。

优衣库在创立 30 年之后荣登世界第四大 SPA 服装零售商的宝座。

因此,优衣库的奥秘在于:

渠道布局:直营化、全球化;

产品力:“价廉物美“超高性价比+高科技面料创新;

供应链:SPA模式内在化的高效运营;

企业管理:在执着中的变革创新。

四、日本进入了“低欲望社会”但中国还没有优衣库

20世纪以来,日本消费社会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再从多到简的巨大变迁。迅销的成长史是日本百年消费史后半段的一个缩影。

日本步入第四消费时代,出生率逐渐下降、劳动年龄人口拐点向下、老龄化日益严重、年轻人失业率上升、中产阶层内部分化明显,居民开始返璞归真,追逐淳朴的感受和对美好事物的欣赏,消费呈现出社会化、本土化、简约化、理性化、环保化等趋势。

这一时期无印良品和优衣库等品牌商,以淡化品牌、强调高性价比商品而独领风骚。“优衣库现象”也成为了日本的一种社会景观。

人们对商品的逐渐淡漠,其实是发达国家大都会经历的阶段。“低欲望”的确是发达国家共有的一种现象。美国人、欧洲人也在遭遇类似的情况,但日本可能比欧洲、美国表现得更为典型更为深刻。

中国完全没有进入低欲望社会。 而就双十一两分钟100亿的成交量来看,中国整个社会的欲望还未被填满。

中国目前处于第三消费阶段,居民消费由量向质、由商品向服务、由大众向个性切换。个人的消费欲望强烈,炫耀式消费、品牌化消费、奢侈品消费与个性化消费为这一阶段最主要的特征。

值得一提的是海澜之家,在2017年双十一“男装品类”中超过了优衣库。

海澜之家,与森马服饰,歌力思并称为中国服装优质龙头组合。2018年这三家服饰公司整体销售额为372亿元。而迅销集团,2018年营业额2.13万亿日元,折合人民币1360亿元。

首先,中国的品牌服装零售企业起步晚 ,从年龄上比,远要比ZARA、优衣库要年轻得多得多,美邦满打满算也才20年而已,20岁的美邦相比20岁时的优衣库,并不差。

第二,中国的消费习惯有城市化分级现象

一线城市:受到国外品牌冲击较大,国产品牌很难获得较高份额。

二线以下城市:中国服装公司曾依靠二线以下城市市场,通过快速开店及大量广告获得了初期成功,但是产品研发设计、供应链效率一直落后,再叠加过去五年线下渠道变迁(街店、百货人流下降,购物中心崛起)以及电商渠道冲击,出现了大量关店和库存问题。

最后,快时尚服装行业的核心——供应链管理

比如,海澜之家集团旗下,有定位于都市女性的“爱居兔”、定位于商务职业装的“圣凯诺”、性价比男装“百依百顺”等服装品牌。

除了圣凯诺是自主生产经营的模式,其他品牌均是品牌连锁经营。

这是什么意思呢?你可以理解为它自己基本不设计产品,绝大部分产品都是从全国数百上千家供应商那里赊购而来。供应商负责设计和生产,它负责采购和卖。大部分产品都是走ODM开发(贴牌生产),省去大量设计成本。

这种模式最大的弊端就是高负债率和高库存压力,供应商的欠款和加盟商要退回的保证金。截至2017年12月末,海澜之家的资产负债率高达55.5%,除了深度涉足地产领域的雅戈尔的负债率高达64.0%之外,其他几个服装品牌的负债率均在35%左右。

中国服装零售行业大多数是轻资产重经营模式,对供应链的管理投入不大。更无法对市场做到及时反馈、及时调整。

而前文中提到的优衣库“ABC”改革的核心理念是“生产的商品如何卖出去不是考虑的焦点,真正值得关注的焦点是如何快速确定畅销的产品,并针对畅销产品进行生产”。

优衣库的成长史以及日本消费的变迁,对当下中国服装零售行业的启示—— 专注细分领域、顺应高性价产品消费趋势、服装公司背后的科技投入会让公司更有优势。

孙正义有一套“时间机器理论”,说的是在一个发达经济体里出现的商业模式,拿到一个新兴经济体里去运用时,就好像乘坐时光机回到了几十年之前,可以按照原来的逻辑再来一遍。在中国和19个国家引发热潮的优衣库,似也符合这个理论。顺应社会消费趋势变化的产品布局才是大众品牌茁壮成长的关键。

此所谓,衣不如新。

- End -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裸泳已进驻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新浪、网易、天天快报、搜狐、九派、大鱼号、雪球、财条、百家号等,敬请关注。